畫風不對是我錯嗎

活在地球二十餘年不純種妖孽一名

ALIVE

*ooc有
*時間線:看第一句就有
*有自行車

*
*
*

*
*
*


*
*
*



重遇的早上讓橘和都無法克制觸碰夏洛克的渴望。

她要確認她是活著。

體溫、心跳和呼吸 - 只有她的生理現象才能確認她是活著的。

對私人空間非常堅持的夏洛克總是默許橘和都的行動,同樣這次默許她在犯禁,默許她在自己身上肆意點火。


體溫心跳呼吸正常。

一切反應正常。

*



「夏洛克你這個大笨蛋!你怎麼可以這樣....怎麼可以...」愈想愈氣的橘醫生手上動作隨著語調愈發激動,完全無視身下逐漸吃不消情潮來襲的偵探小姐。

「...對待病患不是應該溫柔點嗎,醫生。」

她不是不知道她在生自己的氣,也不是不知道她在意自己,傍晚時份被那個人衝衝的壓在沙發上,也不知道自己聲音從何時變得沙啞,只是現在背上因激烈的擠壓持續犯痛而不得不喊暫停。

畢竟她的背也不是摔假的。

結果粗啞的聲音嚇到上位的人,腿間的騷動因此而停下來。看著眼前的人微紅的眼框,夏洛克不禁勾起嘴角

「你...」

「醫生有責任照顧好病人吧。」

小心翼翼的讓醫生調整坐姿,任由自己發軟的雙腿無力地圈在醫生的腰間,濕涇的腿間也感受著身下人皮膚的熱度,胸口也幾乎擋住醫生的視線。現在的她們,都毫無保留的表露在對方面前。

「我...」

「現在我需要的並不是你的解釋。」

抬頭對上自己的眼神又變了。

就像稍早時間埋在自己腿間的時候,抬頭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。

那個渴求自己的眼神。

「哈...」

感受著同樣乾涸的雙唇在自己唇上斯磨,乘著空隙擠進的右手再次抵在自己的腿間,勾勒著自己早已不堪消磨的弱點。

醫生試圖沿著高低起伏去找出偵探小姐的喜好,試探著、安撫著、直到腰間被雙腳扣緊、直到背上感受著一道道的抓痕 - 以及在耳邊一直纏繞的喘息。

夏洛克不確定這算是第幾次的情潮,然而她督定相信需要被照顧被確認的不只她一人。

「嗯啊...」
當醫生發現兩人下身貼合的時候,一切都已經太遲了,偵探小姐腰間惡意的扭動把自己推到理智斷線的邊緣 - 只能閉上眼睛迎接著屬於彼此的情潮。伴隨著逐漸放緩的心跳和呼吸,被折騰了整個晚上的沙發終於回歸平靜。


*


「夏洛克...」輕輕親上偵探小姐緊皺的眉心,手心一下一下的撫著枕邊人的背部。緊閉的眼睛表示偵探小姐仍在情潮之中恢復。

為自己的任性感到抱歉,醫生小心的加深在眉心的親吻。

「明天我要吃早飯,還有...」

「咖啡,82度熱水的,我記住了」

「...還有。」

「嗯?」

「對不起,但不是為了我跳下去這件事。」

想到臨別的畫面,醫生又忍不住紅了雙眼,還好溢出的淚水被瞇著眼睛的偵探小姐用指尖一點點的抹去,一點點的撫平醫生的內心。

「以前一直覺得要是沒講出來,我的名字就是一宗懸案。」

「雖然有這樣的自信:和都會一直惦記著我吧?和都以後會把這個懸案解開吧?」

「......」

「但看到天台上的玫塊,還有和都在早上的背影,我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,是沒辦法用巧克力解決的那種感覺。」

「原來讓和都這樣痛苦的惦記著自己的感覺是那麼差。」

「我只是想要你活著...我只是...」

「雙葉夏莉紗。」偵探小姐小心抱著早已哭成淚人,用雙唇吻去愛人臉上的淚珠。



**

希望對方活著vs希望對方自由(開心)
兩個都是溫柔的人啊。

评论(21)

热度(92)